死婴复活,男婴被料定命丧黄泉火化前

作者:王中王四不象中特吗

安徽省立儿童医院昨日就合肥“死婴复活”事件公布调查报告,称患儿当时可能处于一种医学上的“假死”状态,而当值医生、护工工作疏忽,导致患儿被误开出死亡证明、送往殡仪馆。目前医院对患儿积极实施救治,但由于其根本性病因难以去除,已邀请国内医疗专家前来会诊。

:2013-11-21 06:56:00

记者从安徽省立儿童医院了解到“死婴复活”事件的前后过程:今年10月28日,该院收治了一名刚出生19天的新生儿,诊断为肺炎、先天性双后侧后鼻孔闭锁、脑损伤。入院后予以抗感染对症支持治疗,其间患儿多次发生呼吸、心跳骤停,经抢救后恢复,医院建议转北京、上海大医院手术治疗。但家长咨询上海专家认为,患儿系先天性难治性畸形,无法手术治疗。

图片 1安徽省立儿童医院院长接受媒体采访。

11月12日,家长签字放弃一切治疗,提出将来尸体由医院处理、不留骨灰,然后从医院离开。“之后,我们出于人道主义继续对这个孩子治疗、喂食,维持生命。”安徽省立儿童医院新生儿科负责人介绍,11月18日那天,当值医生发现患儿面色青紫、心跳呼吸停止,经抢救无效后宣布死亡,填写了死亡证明,并将患儿转移到科室另一间病房。20日早晨,当值护工根据死亡证明,将患儿“尸体”送至合肥市殡仪馆后离开,随后殡仪馆发现患儿仍有生命体征,医院紧急将其接回救治。

人民网合肥11月20日电11月20日,一个不曾被关注的苦命男婴引起了全国舆论的关注。与正常孩子不一样,他一出生就患有先天性疾病,还没有起名就住进了医院。不足一个月的男婴还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生死劫”:先被医院诊断“死亡”,再被送到殡仪馆,火化前,他却奇迹般“复活”了。

事后经调查专家组分析,患儿当时可能处于医学上的“假死”状态。据介绍,“假死”又称微弱死亡,是指人的循环、呼吸和脑的功能活动高度抑制,生命机能极度微弱。“这种现象比较罕见,感受不到呼吸、心跳、脉搏,四肢发凉,像是死了,其实生命活动并没有停止。只是极其微弱的心跳、呼吸等,只能用医疗仪器如脑电图、X光机透视等手段才能检测出来。”

今天下午,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独家采访到了医院负责治疗照顾男婴的当事医生查某、护工盛某。记者试图还原这个可怜男婴“从生到死,最后又死而复生”的两天两夜。

安徽省立儿童医院相关负责人反思认为,这起事件暴露出医院管理方面的漏洞:“如果当值医生多观察一段时间,护工送走之前多看一眼,事情可能都不会发生。”

11月12日:可怜男婴被父母遗弃在医院

目前,患儿正在安徽省立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由于先天性畸形难以根本消除,仍处于生命危险之中。医院表示已从北京邀请医疗专家前来会诊,全力进行救治。

男婴没有自己的名字,医院病历上是这样描述他的身世:患儿李XX之子,男,母孕35 4周早产。

讲述

2013年10月28日,他被父母送到安徽省立儿童医院。事后,主治医师査某向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介绍称,当时父母送孩子过来时,非常焦急,祈求医院能救好这个孩子。

婴儿父亲:“他活着,我又能做些什么?”

可是噩耗不久便传来:男婴被诊断为新生儿肺炎、先天性双侧后鼻孔闭锁、脑白质低密度范围显示稍大。

“死去”的孩子又有了生命体征,怎么办?这个问题,让初为人父的李平(化名),再一次忍受内心的拷问与煎熬。“他活着,我又能做些什么?”

“患儿存在先天性畸形,治愈性极小。”査某说,入院后,他们对孩子予以抗感染对症支持治疗,并请五官科会诊,建议转外院手术治疗。

“如果我治也没治,就直接给丢弃了,那是我不负责任,我活该被人骂一辈子,但我没有那么做,我陪他治疗在医院过了一个多月,实在看不到一点希望了。”昨日下午,在反复沟通下,李平接受了采访。

最后关头,年轻的父母却决定放弃男婴。11月12日,父母签字放弃治疗,并委托医院做处理,随后,他们离开了医院。

李平说,10月27日下午,他抱着孩子来到省立儿童医院求医。其间,又辗转前往上海找专家问诊检查,最终确定了先天性疾病的病症,“就是鼻子没法吸气,手术也治不好。”

查某回忆说,父母离开医院后不久,又返回了医院,他们是想来看孩子最后一眼。“看得出来,他们很舍不得,做出这样的决定也很痛苦。”查某称,孩子父母才20多岁,外地人,常年在外地打工。

“这是我第一个孩子,我一定要给他治。”为了给孩子治疗,李平前前后后花了近10万元钱,是他所有的积蓄。但是付出了这样的代价,“换来的希望却一点点变小。”最终,他决定放弃治疗,落泪离去。走到医院门口,他又回到病房,看了孩子最后一眼。

20日,经历了“生死劫”的男婴又回到了医院,查某与孩子父亲取得了联系。“他们听我说了,很伤心,但是他们还是坚持放弃,让医院自行处理。”

“为什么不一起回家?”记者问,李平突然情绪激动起来,“我能带回家吗?孩子的病情我清楚,说没就没了,能不能活着回到家都是问题,我老婆做完手术,还在恢复中,如果亲眼看到孩子没了,她会更伤心。”

谁也没想到,被父母遗弃只是男婴不幸的开始。

“我总不能带回家,眼睁睁看着他死吧。”李平说。

合肥男婴殡仪馆“复活”续:当事医生已被停职

图片 2安徽省立儿童医院事后出具的处理公告。

11月18日:被医生开具死亡证明

男婴被遗弃后,继续留在安徽省立儿童医院新生儿内科的病房,接受治疗与喂养。直到11月18日,这一天,主治医生查某为他开具了死亡证明。

20日下午,查某这样向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回应这份提前写好的死亡证明:18日,男婴病情危重,很快全身青紫,没有了呼吸与心跳。“根据当时医生的诊断,孩子确实没有了生命体征,所以我才出具了死亡证明,让护工送到殡仪馆。”护工盛某也说当时孩子确实“没气了。”

正是这份死亡证明直接将男婴推向了殡仪馆。

20日下午,当记者见到查某时,她头发凌乱,一脸疲惫。这位工作已10年、有着中级职称的“老医生”面对记者的质疑,痛苦地说:“我也是中午才知道孩子活了,这样的情况也是第一次碰到,从来没有遇到过。”

不过,她坦承,现在她十分内疚与自责,是自己的疏忽差点害了孩子一条人命。

安徽省立儿童医院院长金玉莲在接受本网记者专访时说,发生这样的事她深感痛心,这不仅是医生缺乏责任心,也是医院管理的不足。

目前,医院已作出决定:对查某进行停职调查,对护工盛某予以开除。

11月19日:男婴独自一人熬过一天一夜

查某的死亡证明就宣布了男婴生命的终止,躺在医院的他某种意义上讲已是一具尸体。

护工盛某说,一般情况下,宣布死亡后,孩子就会被送到殡仪馆火化。可是,那天他忙,走不开,没有立即送过去。“19日那天,孩子一直放在单独的一间病房里。”

19日一整天,已经被宣布“死亡”的男婴静静地躺在病房里,一直没有人照顾,甚至没有人去看他。

“那一天确实没有对他进行过治疗。”查某说,那一天,也没有任何人去喂养男婴,这意味着那一天男婴没吃没喝,一直在熬着。

“我要是那天去检查一下他,说不定能看到生命迹象。”查某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懊恼不已。

19日下午,盛某决定第二天将男婴送到合肥殡仪馆。那天晚上7点多,他找来了一个纸箱子,把男婴装进去,然后把箱子放在病房里。

就这样,男婴躺在纸盒里,一个人过了一夜。

19日,天气预报显示合肥最低气温只有3度,谁也不知道躺在纸盒里的男婴这一夜是怎么熬过来的。

图片 3安徽省立儿童医院事后出具的处理公告。

11月18日:被医生开具死亡证明

男婴被遗弃后,继续留在安徽省立儿童医院新生儿内科的病房,接受治疗与喂养。直到11月18日,这一天,主治医生查某为他开具了死亡证明。

20日下午,查某这样向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回应这份提前写好的死亡证明:18日,男婴病情危重,很快全身青紫,没有了呼吸与心跳。“根据当时医生的诊断,孩子确实没有了生命体征,所以我才出具了死亡证明,让护工送到殡仪馆。”护工盛某也说当时孩子确实“没气了。”

正是这份死亡证明直接将男婴推向了殡仪馆。

20日下午,当记者见到查某时,她头发凌乱,一脸疲惫。这位工作已10年、有着中级职称的“老医生”面对记者的质疑,痛苦地说:“我也是中午才知道孩子活了,这样的情况也是第一次碰到,从来没有遇到过。”

不过,她坦承,现在她十分内疚与自责,是自己的疏忽差点害了孩子一条人命。

安徽省立儿童医院院长金玉莲在接受本网记者专访时说,发生这样的事她深感痛心,这不仅是医生缺乏责任心,也是医院管理的不足。

目前,医院已作出决定:对查某进行停职调查,对护工盛某予以开除。

11月19日:男婴独自一人熬过一天一夜

查某的死亡证明就宣布了男婴生命的终止,躺在医院的他某种意义上讲已是一具尸体。

护工盛某说,一般情况下,宣布死亡后,孩子就会被送到殡仪馆火化。可是,那天他忙,走不开,没有立即送过去。“19日那天,孩子一直放在单独的一间病房里。”

19日一整天,已经被宣布“死亡”的男婴静静地躺在病房里,一直没有人照顾,甚至没有人去看他。

“那一天确实没有对他进行过治疗。”查某说,那一天,也没有任何人去喂养男婴,这意味着那一天男婴没吃没喝,一直在熬着。

“我要是那天去检查一下他,说不定能看到生命迹象。”查某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懊恼不已。

19日下午,盛某决定第二天将男婴送到合肥殡仪馆。那天晚上7点多,他找来了一个纸箱子,把男婴装进去,然后把箱子放在病房里。

就这样,男婴躺在纸盒里,一个人过了一夜。

19日,天气预报显示合肥最低气温只有3度,谁也不知道躺在纸盒里的男婴这一夜是怎么熬过来的。

11月20日:男婴的“生死劫”

男婴从死到生的转折发生在20日上午。护工盛某回忆说,上午8点,医生查某还未来上班,未经医生再次检查确认的情况下,他扛上已经打包好的3具男婴遗体,出门打上出租车,直奔合肥市殡仪馆。

在合肥殡仪馆办好手续后,他就返回医院继续工作。然而,没多久,他就接到了殡仪馆的电话。“他们说我送过去的三个孩子还有一个是活的。”盛某说,当时他立即打车赶往殡仪馆,后来发现孩子果然还活着,就跟着120一起把孩子送回医院救治。

合肥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说,当天上午在例行检查遗体时发现一个箱子里还有微弱的声音,打开一看,一个瘦弱的男婴尚有呼吸。工作人员立即上报并拨打120、通知安徽省立儿童医院。

目前,男婴仍旧躺在安徽省立儿童医院的病房里,查某说孩子现在正在接受治疗,“生命体征明显。”院长金玉莲说,“将尽全力抢救这个孩子。”

20日下午,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专访了安徽省立儿童医院院长金玉莲,“我中午才知道这事,当时我一下子怔住了,觉得这样怎么可能发生!”金玉莲说,核实后,她不仅为孩子感到痛心,也对当事医生与护工十分愤怒,“我们医院今年救治了这样的弃婴39人,垫付了医疗费超过90万,现在这个事发生了,说这些都没用了。”

当记者向她描述了男婴经历的两天两夜时,已为人母的她眼角流下了泪珠:“太不应该了!我们绝对零容忍,绝不姑息!”

本文由正版王中王平特一肖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王中